主页 > W生活报 >《面对失灵的年代》(1)

《面对失灵的年代》(1)

中文版

英文版

本书作者克鲁曼 (Paul Krugman) 是 2008 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,专精于国际经济学,率先以不完全竞争与规模经济的概念,引进国际贸易理论,周全地解释了产业内贸易现象 (Intra-Industry Trade)。在国际货币经济学部份,克鲁曼在 24 岁时就建构出汇率危机的初步模型,并且成为该研究领域的开宗祖师。

而《面对失灵的年代》这本书,有如近代金融危机史,并且深入浅出的说明这些危机的前因后果。

从拉丁美洲龙舌兰酒危机、亚洲金融风暴、日本泡沫经济,到最近的金融海啸,所有经济问题的共通起源,似乎都来自人类太乐观了!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卢卡斯 (Robert Lucas),在 2003 年的一场演说中说道:「就所有实务目的而言,防止萧条的核心问题已经解决。」表示总体经济学领域的研究应该朝新的方向迈进。

宣称萧条问题已经解决的人不只卢卡斯,当今联準会主席柏南克 (Ben Bernanke),在隔年发表一场名为《大平稳》(The Great Moderation) 的演说,内容与卢卡斯类似,表示总体经济政策已经解决景气循环的问题。

下表是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景气循环情形:

《面对失灵的年代》(1)

从这份资料可以发现,近年来美国的景气循环週期,有扩张期延长、衰退期缩短的趋势。而每次战争都能带来很长的景气扩张期,显示政府支出大量增加,确实有提振经济的效果,证实财政政策对缓和景气循环的贡献。

但是经济萧条的问题是否真的解决了吗?在这次金融海啸中,过去那些乐观的宣言,显得有些自以为是。

虽然总体经济政策确实能缓和景气衰退带来的冲击,凯因斯经济理论也在许多危机中发挥功效,避免经济危机再次演变成大萧条,但是这些都属于事后补救的工作,经济萧条的根本原因依然没有解决。

到底是什幺原因造成经济萧条?克鲁曼用一个婴儿互助会的故事说明 (以下节录自本书内文):

史威尼夫妇加入一个幼儿照护互助会,这个组织的成员是年轻夫妇,愿意互相帮忙照顾小孩。

这个幼儿照护互助会透过发行「照护券」,确保每对夫妇都有尽到心力。所谓「照护券」是一种凭证,持有人可以享受一个小时的幼儿照护服务,帮忙照顾别人小孩的人,则可以从被照顾者那里拿到照护券,数量等同于他们付出的时间。这套制度设计得很不错,因为长期而言,每对夫妇接受到的照护时间,刚好等于他们付出的时间。

事情要是这幺简单就好了!这套制度要实行,就需要足够的照护券在外流通才行。如果某些夫妇连续几天没事,而且近期内也没有打算外出,他们就会设法收集照护券,留着将来需要时使用。

但他们手上的照护券增加,就代表其他夫妇手上的照护券减少。可是平均而言,大家都想保有够多的照护券,好在帮忙别人照顾小孩之余能外出几趟,因此产生了奇特的效果。手上照护券少的夫妇,就会急着帮别人照顾小孩,不愿意外出;但是要有夫妇外出,其他人才有机会帮忙照顾小孩,因此照顾小孩的机会就减少了!

所以除非情况特殊,愿意动用照护券的夫妇就越来越少,于是代人照顾小孩的机会也减少了……。

 

如果我们把照护券视为货币,帮忙照顾小孩等同于付出劳力换取金钱,使用照护券就是消费行为。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,与互助会运作的成效无关,而是人们不愿意消费 (使用照护券),所以更没有机会赚钱 (帮忙照顾小孩)。用经济学的术语来说,就是缺乏「有效需求」(Effective Demand),意即大家都想累积现金,花费在实质产品的支出太少,所以不管是多幺完善的经济制度,都无法避免景气循环。

这样问题该如何解决呢?在大多数的时候,只要增加照护券的发行量,让每对夫妇手中的照护券存量增加,就可以提升大家出门的意愿,幼儿照护工作的机会也随之便多,于是外出的意愿就更强,重新迈入良性循环。套用经济学的术语,就是增加货币的发行量,使民众感受到财富增加,进而提升消费意愿,就能推动经济体系重返良性循环。

但是如果中央银行让太多的货币在外流通,就会造成通货膨胀,那就只能透过一段高失业期,打击民众对通货膨涨的预期心理。

虽然货币政策可以救急,却不能推动经济体系持续成长,因此接着就来讨论生产力的进步。

相关推荐